未婚富家女和已婚男上司的相爱相杀

  覃琴是北方一名未婚富二代,爱上了帅哥上司,为了引诱对方离婚,她提出了“我出房出车,你只要出人”重组家庭的方案来源163nvren.com

  可是,对方既不是君子,也不是烂人,她以为幸福触手可及,结局却出乎意料……


  01

  我是独生女,父亲退休前担任一家上市企业的CEO;我叔叔是另一家上市企业的高管。自小,我是在爸妈以及整个家族的宠爱中长大的。

  我高中毕业后,考上了本地一所985大学法学系,父亲奖励了我一辆奔驰C系轿车;大学毕业后,父亲在市中心给我买了一套220平米的豪华公寓。

  我虽然长相一般,但家境好,追我的男生很多,可我一个也看不上。我倒不介意他们的势利,既然是各取所需,那我就要挑最优秀的男人。那些自己没有能力,以为给我提供一些情绪价值,就幻想少奋斗二十年的男人,就别做梦了!

  通过父亲的关系,我进了本地一家大型集团公司法务部工作。

  我的上司柳颖业务能力很差,她负责的案子,连法院什么时候开庭,都弄不清楚。她有几次出错,都让手下员工背黑锅,其中一次,她推给了我。

  她对上面极尽阿谀奉承之能事,对手下又打又拉,我对她厌恶至极。

  集团法务部原部长升任法律总顾问后,部长一职空缺,副部长柳颖一心想转正,想做出一番成绩。我看着她每天吆五喝六,心里冷冷发笑。

  在一次线条会上,当我第一看见庞超,不由得怦然心动。

  庞超40岁左右,长得很像苗侨伟,他坐在总顾问面前,气定神闲地抽烟。总顾问不抽烟,在法务系统,没有谁敢在他面前抽烟,由此可见庞超的地位不一般。

  庞超原是一家大型公司的法务部长推荐。一年前,他们公司跟我们集团合并,他初来乍到,不能接任法务部长,也不能居于柳颖之下,就成为一名独立的法律顾问。

  开会时,我一直盯着他看,他也注意到了我,冲我一笑,我顿时觉得脸热了。

  庞超的妻子是一名公务员,两人有一个9岁的儿子;他岳父是某局副局长。在我们单位,有背景的人很多,像他岳父这种级别的,也不算什么。

  一连几天,我都在想庞超。大家不要骂我,我从小到大,没有对身边的男孩动过心,如今好不容易碰上一个一见钟情的男人,当然会想入非非……

  自从那次开会以后,我天天都在期盼能在电梯里遇到他,可惜都没有如愿。

  孰料,5个月后,新的法务部长任命下来了,不是胜券在握的柳颖,而是庞超。那天,法务部气氛凝重,人人都很严肃,只有我差点笑出声来。

  庞超当上部长后,根据公司惯例,他找了每一个员工谈话。在与我的第一次谈话中,我得知他跟我不仅同校,而且同系,我开心得马上叫他“师哥”。他勉励我多支持他这个师兄的工作,我头点得像鸡啄米……

  柳颖气坏了,开始暗地使坏,要求自己的心腹跟她一道对抗庞超。她的如意算盘是,如果庞超指挥不动大家,屡屡出错,集团肯定只能将庞超调离,由她接任。

  当然,柳颖自己是不会出面的,只是指使我们出面。有趣的是,这个情商很低的女人,竟然将我列为她的心腹,她也不想一想,以我的心性和家境,会成为她的心腹么?更何况她让我背过黑锅,我自然会找她算账的。

推荐阅读:离婚第3年,我的佛系爱情生活

  我决心帮助庞超EDB。我想,如果我帮了他,自然会成为他的心腹,到时拿下他就多了一份胜算。

  不过,我不能过早暴露我的意图,像他这种男人,我过早投靠,他是不会信任我的。我得在他吃过几回亏后,再纳上“投名状”,才有效果。

  虽说校友三分亲,可仅凭这点关系就投靠,在职场是可笑的。

  一开始,在柳颖的全面攻击下,庞超的工作确实很被动,说话没有人听,但他不动声色,也不怎么发号施令,每天坐在自己的办公室里一声不吭。

  他在等待机会,我也在等待机会。不过,我把柳颖的密谋和计划等,该录音的录音,该留证的留证,想着日后再反戈一击,向庞超效忠……


  02

  我等来了一个机会,但这个机会却有点险象环生。

  事情是这样的:我们总裁办公室的秘书王萍,是一个极其泼辣的女人,我不知道她是什么背景,总之她在单位很横,除了对几个集团领导卑躬屈膝外,对谁都不客气。很多人很怕她,但是我不怕她。

  对于我来说,上不上班都无所谓,所以不惧得罪王萍,以前还跟她发生过言语冲突。这天,我在电梯里碰上她,她斜了我一眼,鼻子里“哼”了一声。

  我那段时间辗转难眠,心里都在想着庞超的事,有点焦躁。王萍的挑衅,让我顿时火大:“你斜什么斜,眼瞎啊?”

  王萍破口大骂,还来推我。这下,我更气了,一把揪住她的胸口,啪啪啪一连扇了她十几个耳光,扇得她嘴角流了血。

  别看王萍平时横,其实是一个怂货,被我扇耳光时,连哭都不敢哭!

  这事在集团引起了轰动推荐。那些平时被王萍欺压过的人,都拍手称快。然而,我毕竟打了总裁办秘书,显然没有好果子吃。

  柳颖平时视我为自己的狗腿子,这时却把我撇开了,说庞超是法务部一把手,理应由他出面处理。

  庞超找我谈话。听得出来,他对王萍没有好感,但他还是指出我打人不对,劝我去总裁办公室给王萍道歉。我对他当然言听计从。

  我按捺着一肚子火气,跟庞超去了总裁办。当着副总裁的面,王萍气壮了,开始骂我;我又火了,冲过去又要打她,庞超把我拉住了。

  我以为公司会开除我,但是并没有,只是让我赔偿2000元医药费,并记大过一次。

  这样的处理结果,让我明白了两件事:一是王萍其实没什么背景,就是性格强势,关键时刻怂包;二是庞超替我做了担保。

  由于他帮了我大忙,我此时向他效忠,就顺理成章。于是,我请他吃饭,将柳颖的阴谋和盘托出,并将相关证据给了他。

  他是聪明人,嘴里说着“和为贵”,却暗示我替他盯着柳颖。我心领神会……

  柳颖喜欢把别人当傻子,她私下里找我谈话,把单位从轻处理我的功劳全部揽在她头上:“小覃呀,为了你的事,我几天几夜没有睡好觉,跟每一个领导求情,让他们帮你说话,我还买了礼物给王萍,她才答应不追究……”

  我在上面是有朋友的,谁在这件事上出了力,我心知肚明:柳颖实际上向副总裁效忠,向王萍示好,甚至提出将我送交警方处理。庞超对上面说,他刚来法务部,手下员工就被开除,不利于他的工作,请求给我一次机会推荐

  我表面上对柳颖感激涕零,还送她名贵礼物答谢——既然我要做庞超的卧底,就要取得柳颖的信任。她想揽功,我正好顺水推舟。

  此后,我对柳颖“言听计从”,几次她指使我对付庞超,我都一一照办。当然,庞超每次都采取“无意”之举,“侥幸”躲过了暗算。

  柳颖在我面前露出了越来越多的破绽,直到她犯下一个不可饶恕的错误……

  终于,庞超反击,一击成功。柳颖被免去法务部副部长职务,调到一个又忙又累又没钱的部门当主管,栽了个大跟头。

  话说回来,柳颖失败并不是败在她业务能力低,而是败在情商太低,没有识人之能。当她倒霉之时,她所谓的心腹全部“反水”,纷纷落井下石。

  柳颖走后,法务部再无人跟庞超作对,纷纷向他“效忠”。但这也并不意味着他们真的会对庞超忠心,假如还有人挑战他,依然会有人甘做马前卒。

  我跟庞超的关系,自然密不可分。他对我很关心,给我升职加薪。在我看来,我是他的得力助手。

  在与庞超相处的过程中,我对他的家庭生活了解得很透。他的妻子学历不高,跟他没什么共同语言推荐。我决心找机会跟他表白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