被命运玩坏了的单亲妈妈

  今天,我所在的这座城市下雪了原文163nvren.com。你那里下雪了吗?

  长江沿岸的这座城,到了冬天就特别阴冷,我想起了三年前,去四川省一座小城采访一个可怜女人的情形。

  她的家在一座很老的城中村,凌乱的屋子里,随处丢放着破旧衣物、女儿的课本,厨房里也摆着几天前的剩饭剩菜……因为是老的平房,这个家白天像晚上,晚上像地狱,阴暗冷郁,就像她被命运玩坏的人生。


  1

  谭晓萍离过两次婚。

  她和第一个前夫生过两个儿子,后来因为感情不和离婚,两个儿子都判给了前夫。

  之后,谭晓萍回到娘家,和父母一起生活。她开了一间副食店。生活圈的狭窄以及婚姻的伤痛,让她没啥兴趣接触男人,一晃就单身了10年。直到那年,谭晓萍和一个常来副食店买烟的男人好上了。

  成年人恋爱不需要绕弯子,几个月后,谭晓萍再婚了。第二年,42岁的她生下了女儿果果。因为生了女儿,还没出月子,老公就对谭晓萍多次发火,甚至开始动手。两个月后,老公扔下一句话:“我要去找个能给我生儿子的女人!”撂下这句话,他就再也没回家1 6 3 n v r e n c o m。

  这一年,因为父亲的副食店生意萧条,谭晓萍来到当地一个大商场工作。

  一个女人独自抚养一个孩子,很苦。但是再苦,谭晓萍都咬牙坚持,女儿是她全部的寄托。

  每一个清晨,她总是一边给女儿梳头发,一边温柔地说:“果果,你要好好学习,快快长大。妈妈最爱你了。”

  2

  果果六岁半,成了小学一年级学生。上小学后,谭晓萍更加忙碌,每天再累也会晚上认真陪女儿学习,她对女儿要求很严,只要作业写得不整齐,她就会撕掉本子,让果果重写。

  果果在学校成绩很好,班主任多次在家长会上表扬她,还对谭晓萍建议,一定要好好培养女儿,让她考北大清华。

  日子太苦,对于女儿给予的这一丝光芒,她拼命想抓住。

  她不仅严格督促女儿学习,更是开始在家绣十字绣卖钱,为了有更多钱让女儿上辅导班。

  命运这驾车,从来都让人搞不清它会往哪里驶去。

  果果上三年级后,成绩开始大幅度下滑1+6+3+n+v+r+e+n+c+o+m。而且多次对谭晓萍说:“妈,你以后不要去学校接我了。”

  谭晓萍觉得很奇怪,她找老师和同学调查了一遍,才明白,女儿长大了,开始有虚荣心了。女儿觉得自己穿的衣服廉价,嫌弃妈妈太老像奶奶,而且总是穿着一身工作服去接她,让她很没面子。

  为了让女儿不被同学嫌弃、多交朋友,谭晓萍想了个办法,对女儿说:“果果,马上就是你生日了,妈妈包饺子,请同学们来家里吃吧!”果果却说:“来家里吃?我们家这么穷这么小,怎么能让同学们来?我不请!丢人!”

  谭晓萍一下子就气炸了:“俗话说狗不嫌家贫,你这么点小,就嫌弃妈妈老嫌弃家里穷!”为了教训女儿,谭晓萍狠狠扇了女儿一耳光。

  案发后,谭晓萍流泪向警方说:“我一直相信棍棒下面出孝子,孩子不听话了,就得打!”谭晓萍的粗暴,让女儿反而越来越不想和妈妈说心里话。


  3

  棍棒不能改变女儿叛逆和虚荣的心。

  女儿越来越不想上学了。为了让女儿在学校有面子,谭晓萍开始给她买漂亮的衣服,和高级文具。一次,女儿去谭晓萍工作的商场找妈妈,离开商场时,女儿看中一副红色羊毛手套。谭晓萍一问价,70元一副!但为了让女儿在学校有面子,谭晓萍扭头就找同事借钱,给女儿买了那双红手套。这双红手套,让果果开心了几天,她告诉谭晓萍:“妈,同学们都夸这手套好看!我太开心了!”见女儿爱去学校了,谭晓萍也松了一口气说:“只要你好好学习,妈妈就会给你买好东西的。”

  可是,不久,谭晓萍就发现,一件新东西,只能维持女儿一两天的高兴1+6+3+女+人+网。自己一个月就挣一两千元钱,怎么可能每天给女儿买礼物呢?

  果果读三年级上学期的一天,竟然一天一夜都没回家。

  谭晓萍急得到处找,直到第二天,果果才回家。她一进门就哭:“妈,我想你!”果果告诉妈妈,自己被一个大男孩带到了一个大酒店里。谭晓萍问女儿,大男孩叫什么名字,认识吗?以前有过什么交往。

  女儿说:“不知道他叫什么,十六七岁吧,好像是个搬运货物的工人。”

  谭晓萍都要气炸了,女儿竟然去和男孩过夜。她立刻追问这两天他们到底做了什么,果果却死也不肯说了。

  这还了得?做了坏事,连说都不肯说!

  谭晓萍虽然很爱很爱女儿,可毕竟没读过什么书,做事情也很粗暴。她拿起家里的扫把,对着女儿一顿乱打。

  采访时,谭晓萍对我说:“西记者,我就一直相信棍棒出孝子。女儿不好,就是挨揍少了,就是因为我一直都太宠她了!既然我好言相劝,她都不肯告诉我实情,那就只有打了。”

  4

推荐阅读:没事别去撩拨旧情!

  不管怎么打,10岁的女孩果果就是缄口不言原文最终,谭晓萍坐在女儿身边,嚎啕大哭,却拿女儿一点办法也没有。

  这件事后,谭晓萍把女儿看得越来越紧,而且对她充满了各种不信任,觉得女儿就是个撒谎戏精。同时,面对妈妈的粗暴,果果也越来越敌视。同样的话,外公或者班主任说就没问题,但是妈妈说,她就选择死都不听。

  可是,面对日益紧张的母女关系,谭晓萍并无暇仔细思考,更不可能会去咨询老师。她认为,教育就是打,既然你不听,那我就打,直到把你打服气为止。

  直到那天,老师打电话给谭晓萍,告诉她,女儿已经两天没去上学了!

  谭晓萍蒙了,女儿每天早上都背着书包上学啊。她没去学校,究竟去了哪里呢?第二天早上七点半,果果和从前一样背着书包出门了,谭晓萍悄悄跟在女儿身后。她发现,女儿竟跑到一个卖电器的商店,坐在角落里看电视,一坐就是几个小时。谭晓萍疯狂地走上前,把女儿拽回家。

  一到家,谭晓萍噗通一声跪在女儿面前,抱着女儿瘦小的身体哭道:“果,妈求你了,你好好读书吧!”

  为防止果果再逃学,那之后,谭晓萍每天都把果果亲自送到学校,再由班主任带到教室。可是,几天后,班主任又告诉谭晓萍,果果考试得了0分,她一题都没做,有严重的厌学和叛逆倾向来自

  女儿仇视的眼神、一言不发的态度,让谭晓萍不寒而栗,她觉得果果就像鬼附身了一样!想了很久,最终谭晓萍把一切都归结到自己是晚来得女,把果果宠坏了。